兴海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环球时报:中美外交官“行动自由”之争应这样看

www.qinwo8.com2020-03-13

社论:中美外交官之间的“行动自由”之争应该这样看待。

美国不断提出要求中国外交官在当地沟通并向美国国务院报告的问题。美国驻中国大使布朗斯塔德周一进一步表示,华盛顿正在考虑对美国的中国“党控制的机构”(大概是国有企业和官方媒体)引入类似的规定。他补充说,这些机构可能需要注册为外国代理。美方表示,这是出于“互惠原则”,旨在促使中国取消对美国驻华使领馆活动的限制。

首先,中国外交部门没有限制美国大使馆或领事馆联系在中国的各种人员。美国外交官可以在中国会见他们想见的人。许多中国的“自由派”与美国外交官有联系。他们中的一些人还在互联网上发布了他们与美国外交官互动的信息,并为此感到自豪。

但众所周知,中国社会的内部治理与美国社会截然不同。当美国外交官试图联系各种人员时,他们有时会从一些人和他们的附属组织那里得到警报反馈。这不是中国政府刻意要求的,而是中国社会的“一般情况”。

这种情况不是专门针对美国外交官的。友好国家的外交官也会遇到中国社会“外交中的大事”这一概念引发的各种现象。对于中国媒体或研究机构来说,接触一些敏感人物或找人讨论一些敏感问题并不容易。

客观地说,在中国的美国外交官也享有一些中国外交官在美国不享有的权利。中国人非常重视外交,在社会的各个领域都会有意识或无意识地给予外国官员和机构一些优惠待遇,比如北京和上海的购车限制,但美国外交官不必摇车号或高价竞标。软优惠待遇甚至更多。一个外国人在中国城市丢了一辆自行车。警方对此非常重视,并迅速帮助找回了它。这也引起了中国网民的广泛批评。

外国人在中国得到优惠待遇是一个普遍的事实。美国外交官获得的优惠待遇仅高于此类优惠待遇的平均值。美国国务院和中国大使馆也应该这样说吗?

美国过去对自己国家相对宽松的管理非常自信和自豪,视其为软实力的一部分。现在它变得吝啬,斤斤计较。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在与中国的交往中被“欺骗”,抱怨贸易“不平等”,外交官和媒体组织的行动自由“不同”。这与美国开放市场和政治文化资源时完全不同。美国正被当前的一群领导人和政治精英变成一个怨妇。

当然,不管美方是否抱怨,我们认为中国应该进一步开放其社会。一些研究人员告诉《环球时报》,他们的组织越来越不关心联系美国外交官和媒体。他们害怕事故,如果可能的话可以藏起来。我们认为这是错误的。

中国的学术机构和地方官员应该更积极地与在中国的外国代表,包括美国外交官进行交流,这属于他们正常的学术活动和职责范围。消极对待与美国和西方人员的接触不利于增进相互理解和扩大共识。我们呼吁有上述问题的机构和地方作出适当的改进。

中美关系正处于一个大十字路口。双方是否需要一个接一个地增加摩擦和对抗,轮流对对方进行报复,并利用“互惠原则”一步步推高两国之间的冲突?目前,美国显然是一个战略侵略者,为中美关系提供了许多变数。我们认为,中国方面应该跳出美国一些政治精英推动中美关系形成上述非常消极发展的逻辑。我们应该做好自己的事情,坚持把扩大开放作为处理对外关系的主要逻辑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