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海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Stanford:SUMMER SCHOOL IN AMERICA

www.qinwo8.com2020-02-06

西雅图暑期学校

飞行十小时以上。飞机到达西雅图时,我打了鼾,睡了一觉,收拾了一下。我等着飞机着陆。随着“嘣”的一声,隔壁的西雅图叔叔伸手笑了。

“欢迎来到西雅图。

很快在西北中学定居下来。我知道了我的时间表:

1。阅读和写作

2。即兴剧院

3。陶瓷工艺品

4。飞车手罗德

个人来说,我很满意。读写课上的交流弥补了我英语口语的不足。在陶艺课上,我在制作陶器的时候听了昆斯的《This girl》(虽然有时候我在高的时候不小心把陶器掉在了手上)。在高速汽车改装课上,我和来自不同国家的同学说着同样的语言,做着同样的事情。只是在即兴剧场,我遇到了一个大问题。在班,有三个学生,我和两个说英语的人。加上一个戏剧老师,他说得太快了,以至于我怀疑自己的生活,我几乎失去了整个班级。下课后,我鼓起勇气,用极差的英语拦住了老师,并向老师表达了我的困难。老师说她也认识到我的英语能力确实不足(虽然这是真的,但我应该如何引导)。如果我不明白,她会慢下来,让我打断她。她会向我解释清楚。

我的戏剧老师,美丽体贴

西北高中,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参加了许多活动,看了棒球比赛,去了西雅图最美丽的海滩。此外,四门课程取得了很大进展,特别是即兴戏剧和飞车手罗德。在即兴表演课程中,我的英语口语能力奇迹般地提高了,我可以正常地与老师和同学交流!当我改装一辆高速汽车时,我把一堆废弃的玩具车翻来覆去。经历了两次痛苦的失败后,我从痛苦的经历中吸取了教训,总结了自己的经历。经过一次努力,我成功地造出了一辆只有两个拳头但马力十足的高速汽车。名字是“银鬼”。这个名字取自我在《新概念英语2》第一课学到的一辆奔驰老爷车。老师赞不绝口,但不幸的是,我在两次决赛中都只获得了第二名。

我的银色幽灵

西雅图棒球赛

西雅图最美的海滩

西北高中两周很快过去了。我将乘坐国内航班(阿拉斯加航空公司)从西雅图飞往洛杉矶。

▲在我的飞车手罗德老师离开之前,多亏了我的戏剧老师,我的英语口语已经很强了。为了表达我的感激之情,我给她写了一封感谢信:

▲她写得好不好都没关系。重要的是,我的心“洛杉矶暑期学校”是从西雅图开始的。几个小时后,我到达了洛杉矶。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ELC分校(语言训练营)的老师来接我。我一进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校园,就立刻被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规模震惊了。那是个小城市!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餐厅和五星级酒店一样豪华。和西北中学的餐馆相比,它真的很不一样!

安顿下来后,我们休息了一夜。第二天,我们去海边烧烤!当我到达海边时,我后悔没有带泳裤。我只能看着别人去海里游泳。然而,太平洋的水出奇的冷,没有人能坚持很久。

我和我的俄罗斯和日本朋友在海滩上通过了入学考试。我了解了我的课程:

1。语法

一周的课程结束,一些人离开了。ELC老师为他们举办了一个聚会。每个人都玩得很开心。ELC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第一周过去了。这个周末我不会呆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我遇见了我在洛杉矶工作的表弟,他也来到洛杉矶参观美国的高中,一起度过了一个快乐的周末。(我终于吃了美国当地的汉堡奶昔)

▲派对现场

▲在洛杉矶工作的表弟

回到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上周,我用英语教大学玩《与地主战斗》(Fight with the Loader),在交流中玩牌(多亏了我的英语口语),并在乔治敦大学(乔治敦大学)的读写(读写课)方面做了各种研究。当参观圣玛丽山大学(圣玛丽大学)时,令人尴尬的是该大学七年前才开始招收男生,他们都是护士!(就我个人而言,我对护士这个职业并不感到很冷)

▲圣玛丽大学

我去了好莱坞星光大道,看到了许多好莱坞电影明星的名字(虽然我对他们了解不多),但我遇到了我梦寐以求的美国枪支博物馆,还去了世界闻名的洛杉矶和贝弗利山(贝弗利山),一个富人聚集的地方,体验了同样的经历.富人的街头生活。

Gun Barle

walk of fame

▲Beverly Hills Beverly Hills

当我和老师聊天时,一句话让她笑了。老师笑着说,“你真幽默!(你真幽默!)“我突然意识到,当你有足够的英语口语能力时,你只能用那种语言来表现你的幽默感。这表明在这个月的美国之旅中,我的英语口语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只有这样,我的语言才能让别人发笑(毕竟,它还在吹嘘)。

周四离开的前两天晚上,我被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名大学生邀请去读《圣经》。我第一次触摸到了宗教信仰的无限美,不是我想象中的高大尖顶教堂,而是一个小会议室,许多不认识的人和谐地坐在一起,吃着栗子蛋糕和无花果,面前摆着一个没有多少装饰的《圣经》。弹吉他,唱赞美诗,不管我的声音是否悦耳,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信仰。读完圣经后,我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大学生谈了很长时间,并得到了很多结果。

我该走了。那天晚上,老师们举行了另一次聚会。我花了一个多小时练习跳舞,最后在晚会上跳了一场大型滑板舞。结果被打断了。一位老师告诉我应该离开。

坐在去机场的路上,我收到了在洛杉矶工作的表弟的一条信息:“我爱你,兄弟。我会想你的。保重。)”

我坐在飞机上,也伴随着飞机引擎的轰鸣,我开始思考我在美国已经一个月的各种事情.

这个月,我去了洛杉矶西雅图,住在西北学校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去了西雅图最美丽的海滩,看了棒球比赛,用丢弃的玩具制造了高速汽车。站在西雅图电视塔上,我和因恐高而发抖的朋友们合影。我遇到了一位老师,他把我的英语从“不敢说一个字”改成了“你的英语很好”我在美国大陆等晚点的航班时和老师玩游戏,在公共汽车上和朋友们玩音乐“魔术舞”,在学校体育馆连续十多天“打铁”。我在洛杉矶认识了我的表弟三年,然后出去玩了。晚会由主持人主持,他在天空空间(洛杉矶的一座高层建筑)做了各种活动,参观了南加州大学(USC)和圣玛丽山大学(University of St. Mary),阅读了圣经,遇到了来自不同国家的许多朋友,并为此下载了许多约会软件.

再见,西雅图!

再见,洛杉矶!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